Bernice zzz

Red hood 着了迷

一段文字

        每到夏日,布鲁德海文的天空与便与蓝天白云毫无干系,不远处,翻滚的云层泛起层层的波浪汹涌而来,大雨骤然下落,雨点拍打在冰冷的墓碑上发出沉闷的声响。风声应雨而至,穿过林立的楼群最终化为凄楚的哀鸣,似要为这萧瑟的葬礼再增添一分色彩。天色渐晚,葬礼上为数不多的人都已散去,只剩下两个撑伞人在默默地站在墓碑前。
       “领养的文件已经下来了,你现在已经是萨米的合法监护人了。”赛琳娜对站在一旁的女孩子说道,“作为一位租客,你为这家人做得已经足够过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赛琳娜,作为一位普通朋友,你为我做得也足够多了,”凌萧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,她抚了抚被风吹乱的发丝,古典韵味的东方面孔在雨中更增添了一种神秘感。
         赛琳娜叹了口气,她也不全是为了身边这个好心的女孩,布鲁德海文的义警夜翼因为一时疏忽导致自己的线人被枪杀,独留下一个四岁的女儿变成了孤儿,作为猫女的赛琳娜与夜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所以不得不在夜翼消失的时候替他做一些善后工作。但是听到这个女孩说她想收养逝者的女儿时,却是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       “我很好奇,你为什么这么坚持收养萨米?”迟疑之下,赛琳娜还是问出了她的疑惑,19岁的女孩拥有着大好的青春,她们向往自由,通常不会用责任来束缚着自己。
       “你不必问的这样小心,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这并不是为了失恋后的安慰。”凌萧说着,心里有些伤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如果我不立刻申请收养萨米,她会住进孤儿院。作为租客,我与她有过一年的相处,我来收养她,总比孤单地在孤儿院等着被其他人领养要好。”想起精致可爱的小女孩,凌萧的眉眼也温柔起来“孩子总要在监护人的陪伴下才能健康长大。”
       “凌萧,你是个好人。”赛琳娜最终给出了一个结论。
       “赛琳娜,介于你是个异性恋,这张好人卡不该发给我的。”凌萧打趣着身边的女人,与她一同离开了墓地。
       “你真的能放下这里的一切回中国去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交流生生活下个月就正式结束了,萨米的父母相继离她而去,现在离开这里,对她来说未必是坏事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 “你知道我并不是想问这个。”对于女孩的回答,赛琳娜似乎还是有些不满。
       “对于甩了你的人还有什么好留恋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这么洒脱?”
       “并不,我很难过。”凌萧叹了口气,想起那人,心里的某一处还会酸涩难忍,“但我并不想挽回,尤其是在对方消失的情况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或许又去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了,凌萧并不知道迪克的真实身份,义警的身份敏感而危险,对于普通身份的朋友,他们总是吝于告知,这或许是为了对方的安全着想,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这是不可否认的隐瞒和欺骗,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,而恋人之间,最忌讳的也是这个,这就是为何义警的恋情总是无疾而终的原因了。
       “你值得更好的人,他不应该再是你的负担了”赛琳娜心里或许有点可惜,但并不觉得意外,这也是他们的常态,双重身份势必会带来交往上的不便,即便他们努力去权衡,也忘不了生命大于一切的事实,制服于他们而言不仅仅是蒙面英雄的工具,更多的是责任和使命,当长期处于生死之间时,爱情就变成了既奢侈又多余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 “或许过段时间我会放下这些事重新进入新的研究领域。”凌萧撑着伞跟在赛琳娜身后慢慢溜达,雨后的空气混合着泥土的气息,柔和的晚风吹得人困倦,“如果你暂时没有其他事,可以来我家吃一顿晚餐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当然可以,我的大厨师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对于凌萧而言,来布鲁德海文做交换生并非是她本意,但是她导师在课题最关键的阶段病倒了,为了帮老师完成研究,只能换她来布鲁德海文大学查资料档案,索性她导师事事为她着想,为她申请到全额奖学金交换的机会,学习履历上也能增色 。然而,就在她即将离开之际,她的房东被人枪杀,她在多方权衡之下收养了房东四岁的女儿,是她导师怎么也预料不到的事情。
晚上,出于责任和愧疚的导师在电话那头对她碎碎念的时候,凌萧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听着唠叨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真的不准备放弃研究道路改行做一名厨师??”赛琳娜一边享受着乳酪蛋糕一边看着TV剧,黏糊糊的英短小猫躺在她的腿上打着盹。
      “我从来不知道你对talkshow这样感兴趣,说真的,你已经看了三期了。”凌萧仔细地收拾着萨米的玩具,把这些东西都带走或许要花一大笔的邮费。
       “拜托,talkshow可是双关语和俏皮话的天堂,你永远都想不到下句话会更有趣。”赛琳娜撇撇嘴,放下腿上的猫咪跑过去狠揉了一把凌萧的脸,“好姑娘,偶尔看一会儿现代人的节目对你没有坏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偶尔回归原始生活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坏处。”凌萧为自己倒了一杯新做好的果汁苏打,顺便把另一杯大方地分享给了赛琳娜“我不喜欢饮酒喝咖啡,所以不许抱怨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你知道的我永远不会抱怨你的手艺,这可是我到了这么晚还不离开的唯一理由。”赛琳娜看着刚刚下楼来的萨米小姑娘,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她,确切地说是在看着她正在享用的食物,赛琳娜非常慷慨得决定分给她一小块乳酪蛋糕,但这蛋糕还没送出手,就落到了凌萧的手里,
        “萨米,你今天已经已经吃了三块了。”凌萧努力拒绝着小姑娘湿漉漉的眼睛,把刚加热好的牛奶塞到萨米的手里:“小公主,如果你现在乖乖去睡觉,或许你明天可以再吃一块乳酪蛋糕。”
        萨米揉了揉已经发红的眼睛,伸手小心翼翼地抱住她,声音里已经带了些哭腔:“萧萧,我害怕”
         把小姑娘抱在怀里,凌萧感受到了萨米如鼓的心跳声,她还是太小了,凌萧叹了口气,轻轻拍着萨米的背来安抚,对于一个只有四岁的孩子来说,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打击,凌萧不止一次在庆幸萨米并未看到亲生母亲被凶杀的现场,她在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去了萨米屋中迅速时把她带了出来,还是越早带她离开这里越好。
        “萧萧”萨米在她的怀里玩着手指头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在甜心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今晚能和你一起睡么?”小姑娘有些期待地看着凌萧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可以小甜心,你永远都可以和我睡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格雷森叔叔为什么不来了,趴在他的肩上睡更舒服些。”
        萨米迷迷糊糊嘟囔着,她一直喜欢说话,也不需要别人给什么回应,她把她想说的话说完后就会自己停下来,不一会儿,她就把脑袋靠着凌萧的肩膀,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。一阵凉风吹过床帘,门上的风铃叮当作响,屋外的月色洒入灯光昏暗的屋内,凌萧有些恍然,原来赛琳娜已经跳窗子离开了……

评论